首页 > 我虐白月光千百遍 > 第11章 chapter 011

我的书架

第11章 chapter 011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保时捷开得很快也很稳,疾速前进破开气流,呼啸声雨声交杂着向江宁袭来。像是跌入一个无底洞,她身子迅速往下坠,任凭她再怎么挣扎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距离洞口的光亮越来越远。

失重感和心悸感让她痛苦地捂住胸口,许是药片撞在容器的声音引起了开车的宋景的注意,他在一个红灯处停车,车还未停稳,目光已经落向后排:“江宁1

江宁不知什么时候坐了起来,她端端正正地坐在座椅上,脸色很差因此面上的冷漠供旁人一览无遗。

“你要把我带去哪。”

宋景松了口气,此时绿灯亮起,他回正脑袋继续开车,言简意赅:“医院。”

雨很大,车顶都是雨点摔得四分五裂的重击声。能见度太低了,马路上的车辆行驶缓慢,宋景一直在找机会超车,也因此错过了江宁在听到‘医院’两个字后,脸色瞬间苍白。

那是本能的恐惧。

她被关过黑屋,被关过精神病院,‘医院’两个字是她无法承受也无法对抗的恶魔。脑海中一帧帧闪过医院的场景,江宁抖着手拧开药瓶盖,瓶口直接对嘴,大量的药片滑入口中。

刹——

车子打着双闪停在马路边。

宋景一把夺走了江宁手里的药,他正要去看江宁吃的是什么药,却因为江宁剧烈的咳嗽声打消想法。

随手把药瓶丢在一边,他半个身子往后座探去。随着他的动作,脱手的药瓶滚进了座椅底下。

“咳咳咳。”江宁没能吞咽所有的药片,更多的药片被她呛了出来。宋景抚在她湿漉漉的后背,他没能克制自己的怒意:“你到底在做什么?你他妈到底在做什么1

江宁一直在控制着不让自己犯病,‘医院’两个字是她的阀门也是一个临界点,她闭上眼,把眸里的痛苦藏了起来:“我不去医院。”

但呢喃掩饰不住的被心理疾病折磨的痛苦,她已经不知道面前的人是谁,只说:“……带我走。”

宋景望着她,良久才启唇:“你想去哪。”

“哪里都好。”江宁几乎是用哀求的语气说:“离开医院。”

保时捷继续前行,在一个掉头处猛地转换方向。流畅的车身进入直行道,宋景抬眸看了眼后视镜,他是想送江宁回去的,可到底不放心这种状态下的江宁独处,更别提还有要找麻烦的段敏粉丝。

车子穿过雨幕,最终从繁华市中心来到与城市格格不入的修车店。

保时捷直接驶入店面内停在了简易的修车区,把正在看电视的张晟吓了一跳。

宋景下车打开后座车门:“到了。”

他对江宁说。

江宁睁开眼,确定这里不是医院后,情绪终于好了许多。她从车里出来,宋景想要扶一把,手臂都抬起了一半但最终还是收了回去。

在宋景和张晟眼中,江宁下车的动作算不上迟缓。此时此刻全世界也只有江宁自己知道,她是用了多大的力量才克制着没让自己流露出狼狈,也只有她自己知道,她踩着的水泥地犹如一团棉花,当然,也只有她自己知道,她视野中全是虚影,包括宋景,包括周遭的一切环境。

“我现在要睡觉。”江宁说:“别来打扰我。”

张晟看了宋景一眼,眼神中含着疑问,他不懂宋景怎么把这尊大佛带回来了。

隔间的木门没有关,江宁辨认出隔间里宋景的那张窄床轮廓,她径直往隔间去。

“江宁。”宋景没空回答张晟的问题,目光始终钉在江宁身上,在她将要进门时唤住她:“先去洗澡。”

江宁淋了雨,又在发烧,如果就这么睡着必定是病情加重。

然而江宁并不理睬,她走到宋景的床边,躺了上去。当脑袋沾上枕头这一刻,江宁力气全无立即昏死过去。

张晟惊了,朝宋景做口型:这就睡着了?

宋景沉甸甸地看着江宁,腿边的拳头攥紧。

最后一次!就最后一次!

“你先回去。”宋景说:“店里我守着。”

张晟刚要说什么,宋景已经大步往隔间里去,他‘诶诶诶’了几声,见宋景充耳不闻,只得嘟囔:“什么情况。”

不过张晟守了一下午的店也累了,他把店里扫了扫,走之前想要给宋景说一声,转念又想,算了,估计宋景这会儿也没闲心搭理他。

这么大的雨估计也没顾客上门,张晟帮忙把卷帘门拉到一半位置,这才走了。

宋景将近一米九的身高在这个逼仄狭小的房间几乎不能完全站直,他站在门框处将江宁看了又看。

“江宁。”

“起来。”

宋景喊了两声,江宁始终没有回应,像是真的睡着了。

宋景上前,弯下腰拿手背堪堪贴在江宁额头上,江宁额头更烫了。因为淋了雨,身上浇湿一片雨渍把床单一点点浸润。

他收回手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江宁的胳膊,和她的额头的温度对比明显,这个部位的温度一片冰凉。

“江宁。”宋景无奈道:“先去洗热水澡。”

江宁闭着眼,没有任何回应。

宋景这才觉得不妙,他轻轻摇了摇床上的人,毫无反应。

他心顿时收紧:“阿宁。”

江宁呼吸浅浅,脸色苍白。

宋景赶紧把被子替江宁铺开,捂住江宁后,他冒雨去附近的诊所请了大夫来看。

一番简单的诊治后,大夫推断江宁是高烧失去意识,让宋景把江宁的湿衣服换了,然后再喂点药,如果还不醒只能往医院送了。

宋景一一记下,送大夫离开时,他想到了什么:“她,吃了很多药片。”

大夫问:“什么药?”

“……”宋景卡了壳,他让大夫稍等片刻,自己钻入车内去找江宁吃过的药,可药瓶早就不知道滚到车里哪个角落去了。

大夫眼见雨越来越大,因为着急离开便说:“这些药应该有嗜睡的副作用,你先照顾着,最好给她换身衣服,如果没有好转的迹象就打120,不过也不用太担心,我看着没有什么大碍,睡一觉就好了。”

宋景没有办法,只好停止了寻觅药瓶的动作。

大夫走后,宋景先去烧了热水。

在热水沸腾前,宋景翻出一件自己的衣服。把手机定时‘30’分钟,如果30分钟后江宁再不醒,他就带江宁去医院。

设置好闹钟后,宋景去拿了一个塑料盆,里面掺了点点冷水,之后再把烧好的热水慢慢加注进去。伸手试了试水温,觉得差不多了,宋景抽过细绳上的帕子,扔进盆子里。

端着盆子到隔间,宋景‘啪’得把隔间里昏黄的灯光切断。隔间的门也关上了,屋内一点光线都没有顿时黑了下来。

他半蹲在床边,先是探了探江宁的额头,继而把被子掀开。

尽量不碰到江宁,他小心地脱去江宁的衣服。把湿衣服放在一边后,他才把帕子从盆里捞出来,拧去多余的水。他把帕子叠了又叠,厚底达到一定程度后,他才拿着帕子一一擦去江宁身上的湿气。

做好这个,他把自己的衣服套在江宁身上。横抱起江宁,小心翼翼地放在椅子上,怕江宁脑袋没有支撑,他把枕头垫在江宁脖颈处。

这下摸江宁头发也是湿的,他这里没有吹风机。宋景拧帕子一样,拧着江宁头发里的水,继而用黄色橡皮筋把这一把被他拧得乱糟糟的头发捆起来。

做好这些,他才摸着黑换了被套。

确定床是干净的了,他才又把江宁抱着要放回床上。他抱江宁的时候,手指不小心勾住她的头发,江宁下意识皱了下眉。

一直没有表情的宋景终于松了口气,她知道痛了。

把江宁放回床上,手机闹钟终于响了起来。宋景捞过手机,把闹钟关掉,借着手机屏幕的光线,他沉甸甸地看着江宁。

“会不会过生活。”

“有钱还这么瘦。”

沙哑的声音在只有不到10㎡的小房间荡开,没有回响很快就消散了,但语气间的复杂和失落经久不息,在屋里慢慢糅杂发酵,最后变成令人鼻酸的难过。

宋景离开了隔间,他重新烧了壶热水,然后撕开了感冒药的包装袋。这才去厕所。他也淋了雨,衣服紧紧地贴在他身上,把他的身材轮廓都勾勒了出来。

昔日连苹果都要佣人削好的公子哥,此时面无表情地站在洗手台边。把洗衣粉倒在手上,拧开水龙头接了点水,双手揉搓出泡沫,继而把泡沫一一抹在从江宁身上褪下来的衣服上。

把衣服都洗好拧干,宋景把它们挂在晾衣绳上。做好这些,他离开厕所去给江宁兑药。

水是滚烫的,这里也没有可以中和温度的饮用冷水。他找来一个破本子,简单粗暴地手动降温。

他力气很大,本子被他扇得乱坠,安静的空气里都是本子划破气流的声音。

宋景用手触碰杯体的温度,杯子的陶瓷材料难以正确辨认液体的温度。宋景端起杯子,将杯子里的液体倾倒了一点出来,而他的手就是承接液体的容器。依旧滚烫的液体烫伤了他的手指,不过宋景眼都没有眨一下,抽过卫生纸仔细擦去杯沿的水渍,杯子被他擦得反光发出令人不适的声响后宋景才停手,继而拿着本子又扇起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