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虐白月光千百遍 > 第10章 chapter 010

我的书架

第10章 chapter 010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简陋逼仄的浴室,蓬头撒出来的冷水冲刷着右手的伤口。

宋景像是不知道疼似得漠然地看着开始溢血又很快被水花冲走的伤口,这个动作维持了一个世纪那么久,宋景才关了水。

拿着帕子擦拭身上的水珠,放在水泥砌的洗手台上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手机屏幕也亮了一瞬,但仅仅只有两秒就恢复成黑屏的状态。

宋景湿手捞过手机,他刚刚看见这条消息是一条新闻:

[盛宁集团子公司snn掌权人江宁,于今日下午2点与艺人段敏发生冲突。段敏表态,希望得到江宁的道歉。]

新闻还附带了一段视频,纵然已经看过无数遍,宋景还是再次点了点视频的播放键。

视频是手机拍摄,还有抖动,但他眼睛紧紧地盯着视频里的江宁。

江宁拽着别人的头发,轻轻松松就将旁人攘倒。

“我要告你1

“好埃”江宁的眉宇间全是不屑:“我叫江宁。”

“江宁……”宋景自己都听不懂自己的语气,就如同他看不懂江宁。

他现在确实已经不认识江宁了。

新闻底下是上千条评论:

[女人打架果然是扯头花]

[这位女总裁好正!!!]

[这是资本家和艺术家的行为艺术,笑死]

[这语气真的好不爽,好像根本不怕dm会告她,是有人吗?]

[有钱就横着走呗,这是社会正常现象]

[楼上歪屁股,法制社会我谢谢您,支持dm告她!]

[这位小江总早就说了,盛宁的平均工资最高的当属法务部,要不你以为段敏为什么只要道歉,告不过啊,盛宁法务部门槛起步常青藤。]

[粉丝得心疼死,自己捧着的爱豆被资本家这么欺负,哎,又是对这个社会失望的一天]

[dm的粉丝不孬好吧,我弟就是dm粉丝,大粉在集结粉丝,说是要报复江宁]

宋景没再继续往下看下去,他眉骨挂着一滴摇摇欲坠的水珠,水珠‘啪’得掉在手机屏幕上。他熄灭了屏幕,拇指拭去水珠。黑色的手机屏幕倒映着他自己,薄薄的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瞳孔翻滚着情绪。

手机屏幕因为又进一条消息而亮起,屏幕倒映的人刹那消散:

【你要的活找到了】

大概是宋景长时间没有回复,又是几条消息发了过来:

【林至知道不?去年wrc拉力赛第二那个】

【陪他跑半个月,他给你500万】

【不过你要回上海】

【在不?应个声,人家等着回复呢】

……

snn会议室。

这是江宁出事后,法务部和公关部联合召开的第三场会议了。

江宁态度很明确,不可能道歉。她的要求也很明确,不接受段敏所属的经纪公司的示好,反倒要让段敏赔钱,数目还不校

她听着两个部门就自己的要求和态度讨论方案,偏头看了看窗外,诺大的全景窗外天色已经暗下来了,高楼大厦鳞次栉比霓虹灯光交织。

江宁站起身,会议室里立即安静下来。

她拿起车钥匙,对俞子言说:“你全权决定。”

说完她就走了。

会议室的众人站起身,目送江宁离开。

等江宁离开后,法务部的常青藤的人才们看向俞子言,俞子言注视着江宁离开的背影,直到江宁的身影彻底消失在他视野,他才重新坐下来:“继续。”

江宁打开车门,刚坐进驾驶位,手机响了一下。

备注‘爸’发来一条信息:

【爸】:。

她的脸色在看到这个句号时沉了沉,把手机和车钥匙扔在副座座椅上。

打火发动汽车,保时捷carreragt从snn大楼驶离。

错过晚高峰,江宁疾速回家。正是七月雨季,途中下起了雨。她烦死下雨天了,为了掩盖雨声,车内是震耳欲聋的音乐。

等她到了正滨江,发现正滨江大门围了不少人。她车就停在这些人的身后,所以能轻而易举发现这些人脸上的同仇敌忾和愤懑。

安保在劝说他们离开。

江宁把车载音乐关了,继而降下车窗点燃了一支香烟。吸烟过程中,众人的喧闹顺着开启的车窗飘进江宁耳中。

“江宁就是住这1

“江宁!你他妈出来啊1

“江宁,你敢不敢出来1

有人往门上砸垃圾,安保威胁道:“你们再不离开,我们就报警了。”

“好啊,报警啊1

“江宁打我们家敏敏的事正好也可以找警察说理去1

江宁看着戏,她抽完一支烟,把烟蒂顺势丢出车窗外。

然后,嘟嘟嘟——

鸣笛。

她在告诉这些人,她这个当事人就在他们背后呢,蠢不蠢,还要她来提醒。

就像这些人不知道江宁就在她身后,江宁也不知道她的身后也有一道沉甸甸的视线。

在她不断鸣笛的时候,这道视线越发沉重,慢慢地裹起愤怒。

经江宁提醒的愤怒的段敏粉丝们看过来,雨越来越大,车外的人不太看得清车里的人。

江宁便打开雨刷,她心说这样就能看见了吧。

可惜她高度了雨中的能见度。

于是江宁打开车门,鞋子踩进积了雨水的地面。她把车门关上,因为车钥匙还在车内,汽车警告地响了几声。

“喂。”江宁漠然地看着眼前众人:“你们找我?”

她说着:“123456……段敏粉丝才6个吗?哈哈哈哈哈哈。”

火上浇油哪人强,江宁当仁不让。

安保惊了,赶紧想上前保护正滨江的业主。

江宁说:“你们让开点,别挡着我发财。”

“……”安保:“小江总,还是避一避吧。”

江宁哪里听,这时6个段敏粉丝被激怒,有人朝着江宁扔来一个东西。是一块石头,但是没打中,反而砸到了保时捷的挡风玻璃上。

江宁精确地找到朝自己扔石头的人:“你眼神不好?”

说完对安保道:“让开点,你们受伤,我不会付一分安慰费,哦,也别自作主张去报警。”

安保没招了,只得走开,然后商量着到底要不要报警。

处在盛怒边缘的粉丝们见江宁这么嚣张,开始集体朝她扔东西。

这些物品成为数道抛物线,江宁看着迎头而来的抛物线,她不打算躲,她在等着自己被打中。保时捷没有熄火,行车记录仪亮着红光。

然而,预料的被打中并没有如约而来。

江宁感觉自己猛地被人拽住胳膊,一个天旋地转,拉住她的人和她置换了一个身位。

继而高大的身材犹如一堵铜墙铁壁,将这些抛物线全部挡祝

江宁抬头,猝不及防对上一双蕴了怒气的眸子。

宋景严严实实地挡在她身前:“江宁,你他妈到底在想什么?”

雨很大,有雨水灌进了江宁耳中。

她没太听清宋景这句话,宋景又吼她:“说话1

-“想当我女朋友?”

-“说话1

-“第一步女朋友,第二步宋夫人?玩玩而已你还当真了?”

-“说话1

-“说话1

-“说话1

江宁意念飘忽,视线也开始模糊,她知道她要犯病了。她现在要变成一个控制不住自己言行的疯子和废物了。

但她竭力控制着:“……滚。”

她看向宋景,上次见面后注定这一次再没有虚与委蛇的伪装,所以毫不客气:“滚啊1

宋景复杂地看了眼江宁,继而二话没说打开车门把江宁塞了进去。

尔后冒着雨一步步走向这些集聚闹事的粉丝们,他还没有走到这些人身边,这些人就率先感受到一股儿让人心慌的压迫感。

“走走走,快走1

众人作鸟兽散,然而宋景却抓住了一个男人,一拳就挥了上去。

这个人被宋景打得后仰,几个踉跄跌坐在地,鼻血倾注。

不给这人反应的时间,宋景揪住领子,朝着脸又是一拳。

安保怕把事闹大,赶紧来拦。

在宋景被拦下时,这个人赶紧站起转身就跑,一步一个踉跄,最终拐过墙边消失了。

“行了行了。”

安保们劝着宋景:“先去看看小江总。”

江宁进了车里,她在车里翻找舒思,然后水都没有喝一口气吞了好几片药片。

吃过药只要睡一觉就好了。

江宁喘着气,闭着眼靠在座椅上。

等宋景打了人回来,看见的是后座上闭着眼似乎已经睡着了的江宁。

他站在车外,沉着声喊:“江宁。”

江宁眼皮都没掀一下,语速飞快:“你可以滚了。”

宋景是打算走的,但他看见江宁手里捏着的药瓶。药瓶大半面积都被江宁攥着,他不知道这是什么药。他把江宁看了又看,终是没忍住:“你哪里不舒服?”

江宁没吭声了。

之后宋景再重复,江宁也没有再答话。

宋景心一紧,他半个身子钻入车内,伸手往江宁额头上一探。紧着的心揪了一下,江宁额头很烫,她在发烧。

七天前再无瓜葛的言辞裂出一道缝隙,宋景托着江宁,江宁没有任何反应。他不得不更加小心地将江宁放倒,以让江宁更舒服地躺在座椅上。

继而打开驾驶位的车门坐了上去。

保时捷发动引擎,在雨幕中朝着最近的医院疾速而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