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虐白月光千百遍 > 第9章 chapter 009

我的书架

第9章 chapter 009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周后。

盛宁·snn高层会议。

市场部经理汇报了季度报告,说完结束语后便站在原地等待实木会议桌那头的江宁挑战。

市场部经理心里是有点得意的,这一季度的整体销售额比目标销售额高出了30,在高端智能电子市场中占额高达65。

会议室安安静静,只有翻动文件的窸窣声。江宁看着文件的各项数据,问了一句:“盛宁这一季度的销售额超目标多少?sn7998这款卖得怎么样?”

snn是盛宁的子公司,上市的盛宁面向中低端市场,而未上市的snn却是做高端线。

市场部经理愣了下,这,他哪知道。

江宁抬眸看向市场部经理:“盛宁的director叫什么名字?”

市场部经理胆战心惊地说:“王玥郁。”

江宁‘嗯’了声收回了视线,就当市场部经理以为是虚惊一场的时候,会议室内再次响起江宁冷清的声音:“这人是谁放上这个位置的?”

高层们大气不敢出一个,俞子言开口:“小江总。”

“你的人?”江宁看向俞子言:“俞子言,我有没有告诉过你,要么回家等分红,要么滚回你的研发岗,你并不适合副总以及总助的岗位。”

“有。”俞子言不卑不亢应了一声,其余的就不多说了。

会议室陷入一种诡异的沉默,市场部经理脸上茫然又惊恐,他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江宁继续低头看报表,过了好一会儿才说:“告诉你的人,snn和盛宁的关系。”

俞子言说:“是。”

他站起身,脸上没有一点窘迫和不情愿,就算当着下属的面被顶头上司批评也没有一丝狼狈:“snn由盛宁控股,智能产品更新换代速度很快,被snn淘汰的产品会交由盛宁,再由盛宁研发降低成本二次投向中低端市常盛宁的销售额在一定程度反应snn产品的受欢迎程度,确定盛宁的销售额也能在一定程度确定snn的研发和改进以及保留方向。”

市场部经理明白了:“协…小江总,是我的问题。”他主动提出解决办法:“会议结束后,我立即和盛宁的市场部沟通接洽,保证在三日之内重新整合。”

其实俞子言挖来的人不差,从销售额超目标值就可以看出。江宁没有针对市场部经理的意思,她就是在针对俞子言。俞子言手里有snn的股份且不少,他还担任snn副总,既然是俞子言的人,那么经理在述职日出现这么大的纰漏也印证俞子言工作有纰漏。

他的重心似乎全偏移在了总助这个岗位上了,替江宁开车、调查宋景、监督江宁吃药……

会议继续,企划部先是汇报了上个季度的战略完成度,又提出了下个季度的战略部署。

江宁翻着文件,开口:“广告拍得怎么样了?”

汇报人答:“电视机线和音响线与代言艺人的合约还没有到期,扫地机器人……”

江宁抬头:“这些我不关心,泛悦呢?”

snn和泛悦地产合作,投入的都是最新的产品,所以跟泛悦的合作合同里有一项就是两家合伙拍一支广告,既介绍了泛悦的新房,又给snn新产品打了广告。

汇报人一愣:“按照合同期限,这周周三是该送来广告demo的,但拍摄不是很……很顺利。”

“我不问,你就打算略过是吗?”江宁转着笔。

汇报人不敢说话,她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任何事都不可能原原本本按照计划那样发展,所以在和泛悦的广告合同中,有特意注明如有意外,有额外15天的宽限期。

“拍支广告能出什么意外?”江宁皱了皱眉:“合作的艺人怎么了?病了还是……”

汇报人脸一白:“小江总,是合作的艺人的状态不好,拍摄出来的样片泛悦那边都觉得不合适,也就没有送来。”

“状态?”躁狂症患者江宁冷冷一笑。

这时候俞子言说:“小江总,这事我是打算会议后再向您汇报的。”

江宁瞥了俞子言一眼:“继续。”

一个半小时后,会议结束。高层们头顶大汗陆陆续续离开会议室,最后一个离开会议室的高层替还留在会议室内的江宁和俞子言关上了门。

俞子言说:“小江总,与泛悦合作的艺人是正当红的流量小花,艺人口碑以及粉丝购买力都不错。”

“然后。”

“她是苏延洲的情人。”

江宁一嗤:“拍广告找了对家的情人,泛悦策划部的人可以全开了。”

俞子言说:“是最近的事,泛悦至今还蒙在鼓里,苏延洲是故意的。”

江宁笑起来:“苏延洲也只有这个本事了。”

她也明白俞子言为什么要在会议后说这事了,俞子言了解她,江宁最喜欢的就是在别人擅长的领域里将人一点点击溃打败。

果不其然,江宁问:“苏延洲的情人在蓉城?”

俞子言颔首:“是,今天也在拍摄。”

江宁笑:“去看看。”

……

泛悦的广告拍摄地在泛悦楼盘的样板间内。

地方不大,人却很多。

江宁到来前并没有给这边的人打招呼,所以拍摄广告的人基本都不认识来人是江宁,只以为是snn派来监工的。

江宁站在人群中,俞子言在她耳畔汇报:“人叫段敏。”

泛悦的工作人员替江宁和俞子言倒了一杯白水,江宁捏着纸杯,目光越过人群落在段敏身上。

段敏在补妆,拍摄人员和她沟通:“段老师,台词是盛宁snn。”

段敏努努嘴:“盛宁snn,好拗口埃”

拍摄人员不知道‘盛宁snn’到底有哪里拗口,段敏看出了面前人的想法,便说:“我能直接说盛宁吗?”

拍摄人员为难:“这……恐怕不行。”

段敏烦躁:“盛宁snn不就是盛宁吗?非要加三个字母。”

拍摄人员窘迫提醒道:“段老师,snn的人在这。”

段敏不以为然:“那好啊,我正想问问他们盛宁和盛宁snn到底有什么不一样。”

说完,高声说:“盛宁的人呢?举个手,让我看看是哪位。”

江宁举手,众人的目光立即落向她。

俞子言皱了下眉,预感不妙小声提醒:“小江总。”

江宁走向前去,段敏上下瞄了江宁一眼,通过江宁的着装她估计来人不是普通的小员工,不过这样更好,她还不屑和没有话语权的低阶级交流。

不等段敏先质问,江宁手中的水就兜头泼了过去,天气热,水里还放了冰块,冰块正好打中段敏的眼睛。

段敏大叫一声,众人都愣住了。

段敏的助理想要上前护自家艺人,她在赶去战场的路上就被俞子言截祝

“啊啊啊埃”段敏瞪着江宁:“你有病?”

江宁把纸杯捏扁丢在脚边:“是埃”

段敏没想到江宁答得这么坦然,她生气地站起身,把身上的拍摄装备都扔在地上:“不拍了,在没给我一个说法前,我拒绝拍摄,蔼—”

段敏与江宁擦身而过时,被江宁一把揪住了头发。

疯子的力气往往比正常人大很多,段敏被江宁这么揪着,有种头皮都要被扯下来的感觉。

提前安排好的人悄悄拿出手机拍摄下这一幕。

江宁轻轻松松把人掀倒地上,丢开段敏时双手互相擦拭,像是丢开了什么垃圾。

段敏捂着脑袋:“你……我要告你1

江宁面无表情:“好埃”

……

蓉城的另一边。

张晟终于搞好了这个电视机,为了20块钱的电视剧特地去买了个av接口的网络盒。

彼时宋景在和皮卡车主说注意事项。

皮卡车主检查了汽车,问道:“多少钱?”

宋景:“200。”

皮卡车主从钱夹里掏出两张红票给了宋景,宋景把钱往柜子里一甩,继而把举升机复原,就要打扫修车时遗留的狼藉。

张晟说:“你手都那样了,先歇歇,剩下的我来搞。”

宋景面无表情:“不用。”

江宁的报复很成功。

她就是明目张胆地告诉宋景,你喜欢的女人就是搞垮松立的人,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宋景不想静下来,一旦静下来内心罪恶的海啸便一浪高过一浪,永无歇止。但哪怕他已经克制着不去回想,那个引发海啸的始作俑者却并不愿意放过他。

从电视机的左右声道里响起了一道冷冷清清的女音,就算经过音响和空气的过滤,宋景还是立即认出音色是属于江宁的。

张晟之后的话也证实了这一点:“诶诶诶,宋景。这个女人就是前些天来咱们店里的美女吧,叫……江宁?卧槽,盛宁集团的小江总1

宋景没有任何动作地站在原地。

“你……我要告你1

“好埃”电视机里的江宁说:“我叫江宁。”

继而江宁的音色消失,取之是另一个女声:“今日下午2点,盛宁集团总裁江宁与当红艺人段敏发生肢体冲突,段敏被江宁拽头发拖行。目前段敏已住院,段敏工作室发布声明,冲突的起因为江宁被段敏误认为工作人员,从而突然发难。”

“江宁拒绝任何采访,目前盛宁以及snn都未回应。”

听到这里,宋景怔愣片刻,最后还是没忍住,朝着电视机看了一眼。

那道倩影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在宣告,我已经不是当年的阿宁了。

人是会变的,更别说他已经有七年没见过江宁,这一点他心知肚明。人为的重逢后,江宁林林总总的事迹加起来,宋景最大的收获是始料未及。他不太懂,既然松立已经是江宁的战利品,为什么江宁还会有这么翻天覆地的改变。

抽烟喝酒以及与人冲突这些都是当初的阿宁从不涉及的事。

张晟乐呵道:“小江总牛掰埃”说完看向宋景:“看不出来,你竟然认识这么个大人物,她还邀请你去参加宴会,你们俩什么关系?”

宋景撤开视线。

“不认识。”

也再没关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