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虐白月光千百遍 > 第3章 chapter 003

我的书架

第3章 chapter 003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江宁微仰着脑袋,她不是第一次用这个角度看宋景了。以前的宋景老是爱捉弄她,常常抢了她什么东西尔后高高举起来,她跟个兔子似得在他跟前蹦跶。

这个角度看着宋景,会发现宋景面部轮廓线条犀利,五官俊朗到根本没有所谓的‘死亡角度’,她能清楚地看见宋景的眉与眼,剑眉飞扬桃花眼似醉非醉。

可此时,江宁看见宋景眸底的复杂和晦暗,像是笼了好几层雾霾。可到底两个人都不是以前的两个人了,江宁轻而易举地看穿宋景眼神的含义,沉甸甸的视线中淬着几丝让人倒胃口的亏欠。

她又向宋景贴近了一步,她没有挨到宋景,可听到了宋景藏在胸膛深处的心跳。

在喧闹声中,江宁斜了脑袋,散发着洗发露香气的秀发从肩头落下垂在她的胸前,她伸手揪着宋景的衣角,感受到宋景身体的僵硬。那是以前江宁有求于宋景时惯用的动作。

宋景攥紧了拳,沉默地等着江宁开口。

江宁认真地问:“你觉得亏欠我吗?”

是的,他亏欠江宁。七年前的那场大雨是在一个周五,等结束两天的周末再到学校时,有人凑过来给宋景报信。

“景哥,穷丫头退学了。”

“恭喜恭喜。”

“……”

那天是6月1号,宋景记得很清楚,再过几天就要高考了。江宁的成绩很好,是其他人再怎么作弊都追不上的好成绩。

前些天,江宁还在他身边谈理想,江宁说她想考北大,然后再考北大的er,江宁一直对金融很感兴趣。

宋景把课桌上的书扫开,这个消息比不上他睡上一觉。

整个人困倦地伏在桌子上,当他脑袋埋在臂弯里的时候睡意却不见了,他心想,退学?有必要?

他们这些富家公子哥对高考毫不在意,身旁的同学还在商量着在高考的那两天去国外看秀。以宋景总分加起来不超过10分的成绩对高考也是毫不上心的,他不明白江宁这个时候退学意味着什么。

直到高考结束,社会热点几乎都和高考相关。文理科状元出现在新闻版面上,短视频里有学子为高考成绩喜极落泪,偶尔也有几条负面的新闻,努力过后仍旧名落孙山的学生承受不了打击跳楼自杀。

宋景赫然回神,江宁对高考寄予了多少期望,他不是不知道。于是找了个蹩脚的理由给江宁发了一条微信消息:

【宋景】:同学聚会,来?

江宁一直没有回复,等他的电话拨过去才发现江宁的手机号已经被注销了,他找到江宁家里,江父江母明显是对他有怒气的,可当年的宋公子没人敢惹,哪怕他做了再可恶的事,江父也是硬挤出笑容:“江宁出国了。”

宋景问:“她在哪?”对于宋景来说,再远的距离也只是一张机票的事。

是江母没忍住说了一句:“江宁很不好,算阿姨求你了,别再打扰她了。”

打扰?

宋景对这个词很不满意,谁打扰谁?

他没再找江宁,哪怕日子一天天过,他心里总感觉哪里缺了一块。哪怕缺少的部分让宋景烦躁不堪,但天之骄子,才不会承认自己会喜欢上一个赌约。

是的,宋景接近江宁只是和别人的一场赌局,赌男女之间有没有纯友谊。很可惜,江宁让他输了。

……

记忆收拢,宋景看向江宁,迎上江宁的目光。时过境迁,这回换他看不懂江宁眼底的含义了,但他答得斩钉截铁:“是。”

“看出来了。”江宁语气没有什么起伏,直到她丢开手里的烟,举起手在宋景眼前比了一个‘3’,她这时唇边才挂了笑:“答应我三件事?”

“好。”宋景。

江宁继续扯了扯宋景的衣角,她说:“第一件事,和我喝一杯。”

宋景喉结微动,站在原地好半天没有动作。

一旁的俱乐部经理万万没想到这个软硬不吃的9号会和江宁认识,怕宋景再惹了人,他连忙推了宋景一把,在他背后小声地说:“愣着干嘛?赶紧把这事解决了,你的失误就不计较了1

说着经理冲江宁露出谄媚的笑容:“小江总实在是不好意思,我让人给您开一瓶轩尼诗。”

江宁说:“好埃”

经理大喜,赶紧开酒去了。

江宁坐回了位置上,路言没想到事态发酵成这样,瞅着江宁的笑容越发感觉恐惧,连忙扯了个谎带着他那群狐朋狗友们撤了,连一千万的赌资都不敢要了。

这样一来,这桌就只剩江宁和宋景两个人。

江宁从桌子底下掏了一个干净的杯子,把桌上的残酒掺进酒杯里。她歪头看着宋景:“加冰吗?”

宋景没吭声也没有坐下,他伸手要去端杯子。江宁发现了他的意图但是没有拦,只看着宋景仰头闷完这杯没有勾兑的烈酒。

江宁瞥了眼桌上的空杯子,杯子底一滴不剩。她说:“老友重逢,碰一杯庆祝一下?”

她不是征求宋景的意见,捞过自己的酒杯,同样地掺满了烈酒,尔后手指堪堪捏着酒杯举了起来。

宋景看着江宁的姿态,他终于松开了拳头,手心里捏着的那支烟掉在了地上。他脚步特意略过地上的烟头,在江宁对座坐了下来。

自己掺酒,酒杯满溢他才停下。

举杯,碰杯。玻璃杯相击,撞出一声脆响。随着脆响,杯体里的酒撒了出来,彼此沾了他们二人一手的酒水。

宋景又闷一杯酒,等他闷完发现江宁的速度比他更快,一看就是老练的酒鬼。他看见江宁唇色因为烈酒的灼烧而变得红艳,此时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

这时,宋景手心中央的烫伤因沾了酒精,如蚁啃噬的疼痛立即传开,一直疼到了心里。

他艰难地开口,音色又沉又哑:“为什么?”

“嗯?”江宁看着他,似乎是没明白他这没头没尾的问题是什么意思,但宋景知道,江宁什么都知道,她什么都清楚,她已经不是当初傻乎乎和自己聊未来蓝图的阿宁了。

“为什么。”宋景说:“……变成了这样。”

江宁揣着明白装糊涂:“你知道我有天赋的,混成这样不是迟早的吗?”她还故意说:“你当年可说了,等你接手了你爸的公司,我就是你的chiefmarketingofficer。”

江宁的发音很标准,从读书的时候宋景就知道了。只是现在江宁的发音更加字正腔圆,一听便知道是在国外扎扎实实地呆了几年的。

其实江宁家里并不穷,只不过那时的盛宁还只是一个刚起步的小公司。放在整所高校就不够看,他们的高中就已经是一个小型的利益社会,谁与谁交往都带着利益目标。

他们谁也看不上江宁,所以江宁被排挤被欺负。特别是当江宁在成绩上压了他们一头,他们虽然不稀罕学习但不喜欢被‘穷丫头’骑在头上,江宁在学校的日子很难过。

当宋景和别人打了赌开始接近江宁后,江宁的日子才好过了点。那时候流行博客,江宁在自己的博客里写道:sj是我的英雄,sj是我的光。

他们扒出来江宁的博客,在宋景面前高声朗读:“宋景是我的英雄,宋景是我的光,这就是穷丫头的浪漫吗?哈哈哈哈哈。”

宋景烦死了。

现在想想看,对于江宁来说,光和英雄从来都不存在,有的只是蓄意接近的恶意。

宋景微垂眼眸,凝着江宁手中空空如也的酒杯:“抽烟、喝酒,这是你最不喜欢的事。”尔后抬头重新看着江宁:“没必要折磨自己。”

江宁面无表情地看着他:“那我折磨你?”

宋景:“可以。”

“扑哧”。江宁笑了,言笑晏晏开口:“开玩笑的,你这么认真干什么?抽烟是缓解疲惫,我才发现烟是个好东西,既能缓解压力还能提高注意力。至于酒嘛,交际必不可少,没有办法。”

这句话说完,江宁特意停顿半响,她把宋景的表情尽收眼底,状似无意地说:“不然是因为你?”

宋景抿着唇没有说话。

江宁主动提到了当年的事:“都是七年前的事了,怎么可能还念念不忘。好吧,我承认当时是有点难过的,不过现在来看,也没觉得什么大不了,都是小孩子,还不成熟,现在我也24岁了,总不可能还生17岁的你的气吧。”

江宁说的太自然了,自然到宋景自认自己是个傻逼,伤害人的是他,难以释怀的也是……他。

这时经理捧着轩尼诗来了,他替江宁满上又给宋景满上,做完这个动作后赶紧脚下开溜,他听说江宁这个疯子发疯前都是平静的,现在江宁正是传言地这个状态。

宋景端起酒再闷,尔后说:“一千万,我会还给你。”

江宁看着他:“好埃”

“那我给你留个联系方式吧。”边说着,江宁从小香包里取出一根口红,她苦恼:“记在哪里好呢?”

然后笑:“要不然记手上吧。”

她站起身,不给宋景接受或拒绝的机会,拉过宋景的右手。她看见了宋景手心里的伤口,暗红的非常骇人。

她拿口红一笔一划戳在他伤口,毫不留情阴狠毒辣。

写完了,她看向宋景,宋景也在看她,他没有皱一下眉。

江宁放开他的手,把口红丢进烟灰缸里,弃若敝屣。语气却是异常明媚:“宋景,记得联系我哦,你答应了的,要完成我三件事,这才第一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