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乃木坂之生如夏花 > 第二十章 菊地友的思索

我的书架

第二十章 菊地友的思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仲静树夏不确定西野七濑是否察觉到自己的异样,幼时的痛苦回忆又一次浮现在脑海中。

  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牵着斋藤飞鸟的手听着永岛圣罗在那侃侃而谈,直到西野七濑若无其事的从洗手间出来后,趴附在高山一実的背后她才松了一口气。

  “咔酱,你怎么了?还不舒服吗?”斋藤飞鸟敏锐的察觉到仲静树夏的状况,紧张的问道。

  “没事,就是突然间有点累。”

  “这么说来,我也有一点,也不知道测试什么时候结束。”

  看着周围正忙碌的收拾着器材的士大夫,仲静树夏说道:“应该差不多了,等士大夫桑收拾完后就可以走了。”

  “咔酱,要不我们上去帮一下忙吧。”人群中的永岛圣罗也察觉到周围士大夫的忙碌,主动提议道。

  “嗯,我们过去问问吧。”

  然后仲静树夏等人便被菊地友挥着手给赶到一边。

  “你们有你们的工作,士大夫也有士大夫的工作。虽然你们这样的态度很好,但相对的,在别人没有主动让你们做些什么的时候,就安静的在一旁看着就可以了。”

  菊地友并不是不喜欢小偶像们过来帮忙,只是正如他所说,工作人员也必须适应起快速整理场地的能力。

  现场中的士大夫有1/3是从AKS那边调动过来的,剩下的则是公司成立时新招募的。老手自然不用多说,但是新人如果得不到锻炼与适应,又怎么能快速融入工作环境。

  而且还有一点就是人心是亲远而变化的。

  菊地友知道仲静树夏等人只是纯粹的好心,但是他不希望因为这一方面而导致在后续工作中出现士大夫的偏心。

  一个镜头的长短与存留,是否足够有趣往往只占士大夫评判标准的一部分。

  回过来的众人倒也没有气馁,继续围绕着永岛圣罗说着有趣的话题。

  等到士大夫终于收拾完毕后,众人才慢慢的往移动巴士上移动。

  坐在移动巴士上,永岛圣罗先一步的坐在仲静树夏身旁,随后摆着胜利的姿势,笑嘻嘻的看着鼓着脸的斋藤飞鸟。

  “色拉零,不要调戏阿羞琳啦。”

  “嘿嘿,不觉得Asuka生气的时候表情很有趣吗?”永岛圣罗贼贼的笑着。

  闻言,仲静树夏抬起头,看向斋藤飞鸟。

  或许是观察两个喜欢的人很久,此时此刻鼓起脸颊的斋藤飞鸟颇有几分桥本奈奈未的神色。

  “这么说来确实是有趣,不过也不要太过了。”明白永岛圣罗的为人,仲静树夏也只是点了一下对方,然后对着斋藤飞鸟耸耸肩。

  发觉对方脸上的坏笑,斋藤飞鸟这会也明白永岛圣罗是在调戏自己,随即气呼呼的走到星野南的身边坐下。

  “minami,我过来找你了。”

  “好啊,Asuka。”星野南正吃着面包,看到斋藤飞鸟坐在自己身边,立马回应了一个甜甜的笑容。

  菊地友看着小偶像的互动,摇摇头,又把目光聚集在手中的行程安排上。

  现在已经步入10月份,接下来的安排越来越紧张。除去和香蕉人一起录制《乃木坂在哪里》之外,还有几场外出展示以及10月底还有一次见面会,之后11月也要为成员们开放blog。

  官网上的人气与秋元康老师所选择的前排相差甚远,也不知道这样子是福是祸。

  并不是菊地友与今野义雄不信任秋元康的选择,而是任谁都看得出来秋元康没有把心思放在乃木坂身上。

  而在这种情况下又有着各种乱七八糟与各大事务所的干扰。他和今野义雄现在也是一个头两个大。

  回到公司后,菊地友继续整理着工作人员调取过来的成员个人资料。

  正如成员们之间开始逐渐熟悉起来,士大夫对于这些每天都会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与摄影机下生活的少女们也慢慢的熟悉起来。

  菊地友翻阅着手中的资料,个人的出生年月日、校方的评价、友人的评价、老师的评价以及陌生人的评价往往就能说明少女的本性。

  只是他现在遇到了一个难题。

  霸凌现象在整个日本是一个很常见的事实。学校间的霸凌、友人之间的霸凌、工作上的霸凌甚至邻里之间都有可能存在霸凌。

  似乎这种事情随时随地的都有可能发生。

  被人霸凌并不算少见,组合成员里的生驹里奈、白石麻衣、斋藤飞鸟等人在各种评价中或多或少都有被提到曾经被人霸凌过。

  但是像仲静树夏这种从福利院开始,因为外貌过于出众与虹膜异色症缘故从小被人欺凌到大的确实也能说是少之又少。

  尽管对方不曾向运营提及过虹膜异色症的情况,但在得知后,菊地友等人也能够理解对方不提及的理由。

  只是现在困扰他的地方在于是否要将这种情况最大利用化。

  不用去问,菊地友很肯定对方并不会同意他使用这种情报。但是菊地友并不是仲静树夏,他没有少女那般天真。

  现在的乃木坂乘着AKB的风逐渐起势,随着见面会以及日后blog的开放乃至到真正的出道后,只会有越来越多的饭关注她。

  而随之而来的就是这种只要向当地学校和福利院稍微询问一下就能调查出来的资料很快就会在网络上流传,到时候即使仲静树夏不愿意,也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

  长得丑做什么都是错,菊地友深有体会。

  但仲静树夏不同,长得异常漂亮的她,身为被霸凌的人同时还兼具着偶像的身份,这样子的她只会被饭群拥护以及加深饭的喜爱。

  虹膜异色症,长得丑,叫怪物,是减分项;长得漂亮,叫中二,是加分项。

  至少,菊地友是这么认为的。

  “与其被饭在网络上曝光流传,倒不如做一期介绍。”菊地友盯着手中的资料自言自语。

  他是知道上面的人已经在安排一单center生驹里奈的家庭采访,只是他应该如何安排身为福神的仲静树夏同样有访问的前提下,又不会显得突兀呢。

  “而且还是要让对方不能心生厌恶的前提下。”

  像这种心思敏感的人,一旦处理不好可能随之而来要面对的就是对方提出毕业申请。

  虽然与成员之间的合约是五年约,但是如果对方真要毕业自己也不可能不同意。

  真是麻烦啊,今野桑,你究竟什么时候回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