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乃木坂之生如夏花 > 第十一章 生田绘梨花

我的书架

第十一章 生田绘梨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因为香蕉人正在上行,番组的录制自然不会只录制一场。

  众人玩着大喜利介绍词,一边加强着少女们对艺能的习惯,一边也让少女们思考着有别于她人的优点是什么。

  如果说第二场的录制是加强选拔成员自我介绍,那么第三场有野晋哉的出场则更多的是介绍台下因为空间原因,只能以VTR形式出场的少女们。

  等到三场录制都结束后,少女们再次整齐划一的排好队,一边向着工作人员与香蕉人还有嘉宾们鞠躬致谢。

  等到一切都结束后,众人走上移动巴士。

  正当永岛圣罗打算久违的坐在好友身旁,就看见小飞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坐了下来,然后连忙恬着脸,双手合十道着歉。

  哭笑不得的永岛圣罗只能揉捏着少女的脸蛋一会后,回去找自己的舍友白石麻衣。

  性格开朗的她自然不会生气,只不过一想到仲静树夏身边最亲近的已然不是自己之后难免有些心酸。

  仲静树夏揉着少女的小脑袋,只见对方嘿嘿一笑蹭过来,右手伸进裤兜里,献宝般拿出两颗草莓牛奶硬糖。

  “咔酱,一起吃吧。”

  “嗯。”

  仲静树夏拿走两颗糖果,解开糖衣先在对方的嘴唇上塞进一颗,然后再解开自己的那一颗。

  “有点太甜了。”

  “欸?我倒觉得刚好。”斋藤飞鸟先是品尝着一会糖果,虽然转过头问道:“咔酱是不是觉得我的特技很丢人?”

  “欸?不会,很可爱。阿羞琳模仿得很像。”一下子明白对方为什么会这么问的仲静树夏补充道:“笑的缘故是因为阿羞琳太可爱了。”

  “哼哼。”

  得到满意答复的斋藤飞鸟也没有再纠结着这件事情,小脑袋靠在对方的肩膀上,正打算好好的休息一下。

  “呐!咔酱的家人是德国人吗?”坐在前方的生田绘梨花突然站起来,探过脑袋问道。

  仲静树夏不自然的皱着眉,待看到生田绘梨花、中元日芽香以及斋藤飞鸟的那纯真且好奇的眼神后,迅速的收拾着情绪。

  “…嗯,我爸爸是德国人。”

  “嘿,其实花花我小时候也在德国待过一段时间。”

  生田绘梨花用着明亮的眼神看向仲静树夏,向来敢说敢做的她此前一直苦恼着怎么接近对方,然后与对方成为朋友。

  而当她听到对方是日德混血儿的时候,她觉得她的机会来了。

  “这样子啊,不过我是从小在北海道长大的啦,还没有去见过德国是什么样的。”

  “咔酱的爸爸妈妈是在日本定居了吗?”

  面对可爱的好奇宝宝,仲静树夏也只是轻笑一声,“唔,某种意义上来说确实如此。”

  “这样子啊,那咔酱你看我们这么有缘,以后我可以过来找你玩吗?”

  看着对方纯真无邪的神情,仲静树夏拍了拍对方的脑袋,“可以哦,不过现在要坐好,不然今野桑要生气了。”

  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看了看今野义雄与一直拉着自己的中元日芽香,生田绘梨花卖萌的吐着舌头,连忙坐下来。

  仲静树夏突然感觉到自己左手被握住,手心手背传来轻微的摩挲感,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斋藤飞鸟。

  “哼!”

  亲昵的捏着少女的琼鼻,对于如何理顺小女孩的脾气仲静树夏早有心得,很快的就将小飞鸟给逗笑。

  看着无忧无虑的斋藤飞鸟,仲静树夏这才认真的思考着今天是否有做错些什么。

  首先可以肯定的是自己不喜欢被提及父母这一点被香蕉人桑所察觉,毕竟那句问话有些虎头蛇尾。

  即感激香蕉人的理解,又对此有些无奈。

  对于两位血脉相连的陌生人,每当被提及时虽然会条件反射皱眉,但之后她也能如善的编织出一幕幕父爱母爱的场景。

  倒不如说,被人两天一小打,三天一大打长大的她,如果还那般在意,此时此刻不是躺在太平间就是躺在北海道的海底了。

  因此她也不会在意生田绘梨花的无心之言。

  只是她没想到的是,天真烂漫的生田会是如此的难缠。

  走下巴士,正打算拉着斋藤飞鸟去练习的时候,就听见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与呼喊声。

  “等等我!咔酱!Asuka酱!”

  这家伙还真是自来熟啊!仲静树夏和斋藤飞鸟心里同时想到。

  无奈两个人只能停下脚步等待着身后的少女。

  生田绘梨花眼前一亮,加快脚步的来到两个人身边,双手扶着膝盖,气喘吁吁的抱怨道:“摩!咔酱和Asuka酱你们两个走得太快了!”

  “你们两个打算去哪里?”生田绘梨花的眼中闪烁着星星。

  “练习。”斋藤飞鸟简洁明了的说明着,有些紧张的握紧仲静树夏的手。

  “这样子啊,我也要去!可以吗?”

  “可以哟,练习室是大家公用的场所。”仲静树夏一边回握小飞鸟的小手,给予对方反馈。一边笑着回答生田绘梨花。

  对于努力的人而言,仲静树夏并不讨厌,而在她眼中生田绘梨花就是一个这样子的人。

  随缘相处的她既不会主动去接近她人,也不会厌恶别人接近她。

  而且这样说不定也能够刺激Asuka努力练习,仲静树夏想到。

  或许是因为年龄尚小的缘故,斋藤飞鸟虽然努力着却又是无目的性的努力着。

  这样子的努力虽然能得到老师的喜欢,却又无法更近一步。

  仲静树夏想要帮助对方。

  单从这一次选拔中就可以管中窥豹,选拔与非选拔间的残酷性。

  仍处于懵懂阶段的斋藤飞鸟需要有人引导快速渡过这一段无目的性的阶段。

  练习室中,仲静树夏带着两个小家伙练习着舞蹈,脚踝受过伤生田跳起舞来偶尔会出现滑稽的动作,只不过那努力的身姿却又让人不禁心生敬佩。

  或许是有着生田绘梨花的刺激,今天的斋藤飞鸟异常的努力。

  如果说生田绘梨花有着声乐上的天赋,那么斋藤飞鸟具有着的便是舞蹈上的天赋。

  两个小时的练习很快便结束,三个人简单的收拾着头发与妆容,仲静树夏便牵着两个人的手准备送对方回家。

  电车上,和两个人挥手告别后这准备下车的斋藤飞鸟突然感觉到自己的手被紧紧的拽住。

  “呐!Asuka酱陪我到下一站好不好。”生田绘梨花用着水汪汪的眼睛看着对方,撒娇道。

  斋藤飞鸟尝试的想要抽出自己的手,却发现怎么也抽不出来,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好吧。”

  “YE!(σ≧∀≦)σ”

  看着兴高采烈的生田绘梨花,开心之余,斋藤飞鸟忍不住小声吐槽道:“到底谁的年龄大啊!”

  “有什么关系嘛,这样子阿羞琳不就又交到一个好朋友了。”

  听到仲静树夏的话,斋藤飞鸟撇过头,轻哼道:“谁要和她做朋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