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乃木坂之生如夏花 > 第十章 乃木坂在哪里

我的书架

第十章 乃木坂在哪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咚!那么开始了。”

  “开始了!”

  “乃木坂在哪里。我们是主持人香蕉人。”

  “这个节目是干什么的呢?是2011年8月结成的乃木坂46冠名番组。”设乐统对着镜头解释道。

  “一上来就有冠名番组,她们还挺幸运的。”

  设乐统顺着日村勇纪的话,思索着,“之前没有这样子的吧?”

  “从来没有。”

  简单而老练的开场,众人眼中闪烁着敬佩的光芒看着台上的几个人。

  嘉宾Ungirls二人登场,在设乐统的询问下更是把氛围给带动起来。

  “那么有请登场吧。”

  随着设乐统的发言,众人你看我,我看你在士大夫的示意下一个个登上演播室的小舞台。

  仲景树夏跟在白石麻衣的身后学着对方的姿势和公式哥哥还有嘉宾以及镜头打着招呼。

  “怎么样,很可爱吧?全员都笑着向我们挥手。”

  “嘛!接下来首先要做的果然还是自我介绍,但是呢,自我介绍果然最重要的还是能够吸引住人的视线。”

  “比如能模仿什么东西,什么都可以,只要能够吸引人。”设乐统看着少女们,认真的说道:“即使被当成傻瓜能吸引人才是最重要的。”

  “那么从这边开始介绍吧!”

  设乐统直接把目标指向两位嘉宾,一来是给他们镜头二来也是希望少女们能够从中学到自我介绍的本质。

  几番推拉之下,山根良显便站了出来,简单的对着镜头,“我的特技是模仿河童的叫声,我是山根良显,请多关照。”

  “来做下河童的叫声吧。”

  看着对方短促而又奇怪的发音,少女们配合的鼓掌轻笑做着反应。

  仲静树夏眨眨眼,她有些明白自我介绍的精要,简短而且要有能够让主持人想配合的特技才是重点。

  之后很快就轮到了成员们的自我介绍,仲静树夏认真的听着,打算做着参考。

  只是她怎么觉得这自我介绍越来越离谱。

  如果说安藤美云的自我介绍是中规中矩的话,那么生田绘梨花的就是要有多离谱就有多离谱。

  感情你报不上县名,还敢说自己的特技是报县名。

  因为平时和对方相处得比较少,仲静树夏也只是知道对方是个平时认真、唱歌很好听的妹妹组,偶尔会有点可爱的大小姐感觉。

  倒是高山一実因为好心的帮助,被嘉宾好好的夸赞的了一番。

  而后斋藤飞鸟的退却式唐老鸭模仿更是让仲静树夏忍不住笑出声。

  表演结束后的斋藤飞鸟看了眼仲静树夏,发现对方满脸的笑意后,脸色羞红,微微的瞪了眼对方。

  这可是自己练习了挺久的特技!

  两个人的小动作很快就结束了,之后的介绍有条不紊的进行。

  仲静树夏也是这时候才知道宫泽成良竟然是日法混血儿,只不过确实从外表上看不出来。

  至于宫泽成良优异的舞蹈她们这些平时一起练习的人倒也不会惊讶,要知道,宫泽成良除了要保持自己的练习量,还要兼顾着教导像斉藤优里这种完全0基础的成员们。

  渐渐的,自我介绍来到最后两名成员。

  看着士大夫举起的提示板,白石麻衣大大方方的站起来。

  她还不知道自己将留下怎样的‘惊世’黑历史。

  “我是来自四次元的19岁蛋黄酱星人昵称是麻衣样的白石麻衣。我会努力的,请多关照。”

  白石麻衣从容的打着招呼,而一旁的仲静树夏忍不住的捂住脸不让自己流露出明显的笑意,她已经可以想象到这般自我介绍以后必然会成为对方的黑历史名场面。

  也不知道是哪个家伙建议麻衣样这么弄的,真的是充满恶趣味。

  如果说在台上的成员因为镜头的原因还需要克制,那么在台下没有进入选拔,只能坐着学习的成员们就没有那么多顾虑。

  桥本奈奈未捂着嘴哧哧的笑着,永岛圣罗则是不得已趴在松村沙有理身上努力的克制着自己的表情。

  “说的很不错呢,从四次元来的。”设乐统先是对应了一句。

  白石轻声的回答着对方,一边察觉到事情的不对劲。

  然而日村勇纪毫不客气的发起攻击,:“那你为什么来的。”

  “哆啦A梦的口袋是四次元的吧。”

  日村勇纪不顾田中卓志的补充,继续造着梗:“那么说怎么从四次元来的。”

  恍惚过来的白石麻衣只能迷茫的回答着从天上来的。

  “天空也是三次元吧。”设乐统不嫌事大的配合着自己的老伙计。

  无语凝噎的白石麻衣连忙将之前田中卓志说话拿来,“我是从哆啦A梦的口袋中来的。”

  一番嬉笑过后,设乐统才向少女解释道:“说的时候设定有点太幼稚了。”

  “只不过照片和真人的感觉完全不一样。”日村勇纪补充道:“还以为是性感或者冷艳的风格。”

  等到设乐统确认这一段结束之后,士大夫才示意仲静树夏起来。

  越是简单的制服越是能够将少女原本的美感给呈现出来,白石麻衣如此,仲静树夏亦如此。

  不同于宫泽成良这种较为难以分辨的混血儿,即使将头发染成黑色,仲静树夏那兼具东西美感的脸庞也是无法遮掩的。

  “我是北海道出身,今年17岁的仲静树夏。喜欢一个人待着看书,特技是泥塑雕刻。”

  “欸?泥塑雕刻?”设乐统略显诧异的看着稚嫩的少女,好奇的问道:“那个可以现场展示一下吗?”

  “可以的,我刚好有准备。”

  三天前被通知到冠名番组要开始录制,并且第一天就是自我介绍的时候,仲静树夏就有想过要展现些什么才能留足自己的印象。

  最初她想过素描,不过在练习室里听到深川麻衣说自己打算在番组里表演的特技后,她就默默的划掉这一选项,而是选了自己17年来唯二会的另一项特技。

  没有书籍、没有朋友、没有家人。

  没有任何娱乐活动的小树夏幼年里能做的就是画着前来领养的大人们,希望哪天画中是自己牵着两只大手离开。

  而在没有画本的时间里,她又自学捏着泥塑雕刻,把自己心中所幻想的动物、家人、朋友一一捏刻出来,希望她们哪天能够幻化成真。

  仲静树夏没有选择太过困难的泥塑,简单形象的喇叭花很快就在她手中诞生。

  “厉害。”设乐统接过喇叭花转动着,称赞道:“完全是大师级的手艺。”

  “没有,只是以前经常会自己弄着玩。”

  将手中的喇叭花交给日村勇纪,设乐统并没有纠结于此,转而问道:“仲静树夏,看着似乎是混血儿。”

  “…是的,我是日德混血。”

  仲静树夏眼中闪过的苦恼被设乐统看在眼里,原本想要再深入询问的想法戛然而止,“嗯,果然很漂亮呢,希望能够好好的努力。”

  “我会努力的。”

  等到仲静树夏坐下后,设乐统这才快速整理情绪,搞怪般的喊到:“重大发表!”

  “欸?”

  少女们一边被对方的行为逗笑,一边迷茫的左右张望着。

  “怎么了?突然之间重大发表!”

  “是这样子的,实际上此处有个重大发表。”设乐统摆正身姿,说道:“大家有听过神七吗?”

  “有的。”

  “AKB里的神之七人。”

  “现在开始呢,在乃木坂46里…嘛不是神七的称号。”设乐统纠正道:“在这里是乃木坂七福神。”

  设乐统看着嬉笑平常的少女,明白少女们这时候还没有反应过来福神与非福神之间的格差。

  “那么接下来就要发表七福神名单。”

  “首先,第一个是白石麻衣。”

  设乐统的话音刚落,众人的掌声便随之而来。颜值出众、舞蹈声乐都一直保持在组合前列,并且为人温柔风趣的白石麻衣成为福神完全是在她们的想象之内。

  甚至连接下来的第二个人,她们都能够猜到是谁。

  设乐统看着众人的表情,便明了这个白石麻衣在现组合成员心中的地位,暗自道声有趣之后,继续说道:“那么接下来是第二位,仲静树夏。”

  同样的掌声再次响起,设乐统和日村勇纪对视一眼,情形和他们预想的不太一样。

  虽然这里有她们不清楚福神的差距,但也让他俩了解到少女们之间的竞争还是处于一个良性的环境里。

  只是随着仲静树夏与白石麻衣站在前方,剩余的少女们也开始紧张起来。

  虽然比不过这两个人,但是接下来的自己也不会输。

  设乐统继续念着名字。

  樱井玲香、生田绘梨花、高山一実、市来玲奈。

  以及最后的生驹里奈。

  这一次设乐统终于看到有别于前几次的眼神。

  有欢欣、有失落、有茫然、甚至还有不甘与为何。

  不管是台上还是台下,稚嫩的少女们还无法做到完善的表情管理,而大人们则将这一切记在心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