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议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住进新宿舍已经过去几天,众人已经习惯来回的路程与每天看着桥本奈奈未和樱井玲香冲进巴士进的身姿。

  实在不是仲静树夏和若月佑美不愿意叫醒舍友,而是这两个人太黏床了,怎么喊也喊不起来。

  “娜娜敏,给你。”

  桥本奈奈未接过仲静树夏递过来的纸巾,狼狈的擦着额头上的汗水,轻喘着说道:“谢谢,咔酱。”

  “所以说,你就不能和我一起起来吗?”

  仲静树夏很是无奈,这两天相处下来,原本在自己印象中沉稳温柔的桥本奈奈未突然变得有些难以言述。

  虽然这样子的娜娜敏更加的可爱,但也稍微破坏了对方的形象。

  至于比之更严重的樱井玲香,在搬进宿舍后的第一天更是直接起不了床,然后自己搭乘着电车赶往公司,光荣被老师点名批评。

  “咔酱,我也想早一点起来,可是床它不允许我这么做。”

  你是认真的吗?

  仲静树夏无奈的看着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的少女,不知道还以为她半夜去干嘛了,知道的则是明白对方纯粹是喜欢睡懒觉。

  刚走进练习室,就见到斋藤飞鸟吧嗒吧嗒的小跑过来,仲静树夏顺手将少女拥入怀中。

  “咔酱!娜娜敏!”

  扑在仲静树夏怀中的斋藤飞鸟脸上充满着开心的笑容,双手环抱住对方的腰部,深深的吸了两口气。

  仲静树夏轻轻的拍着对方的小脑袋,抱怨道:“你什么和斉藤桑学坏了。”

  斉藤优里,经常在练习室里做着一些变态的行为,是仲静树夏特别警惕的几个人之一。

  “嘿嘿,咔酱身上的味道很好闻。”

  “我又没有喷香水,有什么好闻的。”揉着对方的小脸,仲静树夏最终还是任由对方胡闹。

  仲静树夏走在跟前,而斋藤飞鸟则是依旧保持双手环抱的姿势绕到身后,如同鸭子学步一样脚尖贴着脚跟一步一步向前走去。

  而清醒过来的桥本奈奈未见到这个场景,忍不住吐槽着,“你们两个今年几岁了。”

  “有什么关系嘛,娜娜敏。”斋藤飞鸟撒娇道。

  “算了,你们两个开心就好。”没眼看的桥本奈奈未放弃挣扎,随后感受到自己的背上爬上一只小猫,“早上好,娜酱。”

  整个组合里能够毫不客气的做出这种行为并且不让人讨厌的也只有天生女友力满分的西野七濑。

  “早上好,娜娜敏。”

  少女糯糯柔软的声音从耳边传来,桥本奈奈未伸出左手轻揉着肩膀上的小猫咪脑袋。

  “早上是做夜班巴士过来还是新干线?”

  “新干线。”西野七濑提不起劲,轻声的说道。

  “再坚持一会吧,不是说下个月就搬过来宿舍住了吗?到时候就好很多了。”

  “嗯。”

  如果说西野七濑身上的魔力是让人充满怜爱的女友力,那么桥本奈奈未身上的魔力就是沉静的温柔。

  两个人意外的有种相辅相成的感觉。

  “咔酱,你在看什么?”停止脚贴脚走路后,斋藤飞鸟探出脑袋,问道。

  仲静树夏摸着对方的小脑袋,指着猫咪与猫爬架笑道:“你看她们两个是不是特别温馨。”

  “在娜娜敏身边确实会有这种感觉,不过没想到确实有种特别温馨的错觉。”

  “是吧。”

  两个人又打闹一会,很快舞蹈老师就已经到来。

  随着舞蹈与声乐基础训练慢慢过渡后,组合成员的练习课程也发生变化。

  原本对半开时间的舞蹈与声乐练习变成舞蹈占据6小时,声乐占据2小时。

  对此,生田绘梨花表示过不满,但也只能不满。公司的出于各种各样的考虑,决定优先提升成员们的舞蹈能力。

  对于这样子的安排,仲静树夏内心也是不满的,只不过以往的习惯让她忍住没有说出来。

  她总觉得,运营这样子的安排是在告诉她们偶像不需要唱功。

  不曾接受过毫不保留的教导,仲静树夏对待舞蹈与声乐的练习就如同以前没有什么钱去看书,现在有着桥本奈奈未几十本书时一样拼命的吸取着知识的养分。

  即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渴望,同时为了完成和永岛圣罗的约定,仲静树夏不敢停下来,她必须更加努力的练习,然后加强自己。

  中午,斋藤飞鸟坐在仲静树夏对面,久违的享受着对方的投食。一旁的桥本奈奈未和永岛圣罗等人已经习以为常,随意的闲聊着。

  “说起来,今天那位秋元真夏是不是有出现过?”

  “好像樱井桑点名的时候有听到报道的声音。”

  “唔!唔姆唔姆!我…”斋藤飞鸟正打算说些什么,就看到盛着清汤的汤匙递到自己的唇边,咕噜一声的喝下去后,说道:“我有看见她点完名后面很快又出去了哦。”

  “欸?那来的意义何在。”永岛圣罗吃着饭,不解的问道。

  “或许是,不想落下我们太多吧。”桥本奈奈未夹着一块肉,放在仲静树夏投喂斋藤飞鸟的饭勺里,“偶尔过来应该是来拜托工作人员帮忙录制练习时的映像,然后回家在独自练习吧。毕竟白天要忙着学习和补习班,肯定没有足够的时间留下来练习。”

  “唔姆唔姆,两边都要兼顾的人真辛苦。”作为乃木坂顶级学渣之一的斋藤飞鸟很是不解。

  “说的也是,你看小日奈不也是两头跑。只不过这样子真的好吗?”永岛圣罗总觉得这样子的态度是不对的。

  人的热情与时间都是有限的,不可能同时将热情与时间都投入进两个有着同样需求的事物中。

  “这一点我们也没有办法,樋口桑她也没有理论去拒绝父母。”

  虽然知道这么做是不大正确的,但在仲静树夏看来,这种选择她们根本就无法干预。

  学业与偶像,本身就存在着各种冲突。既然同意自家小孩过来报名偶像甄选,那么为什么在这种事情上又突然想要全部都要。

  在仲静树夏看来,如果她是运营,她也不可能选择去推那些不能将全部心思放在组合上的成员。

  只是一切的事情也没有仲静树夏所想的那么简单。

  就在几个人吃饭的时候,LLC的会议室也正在进行大人们的讨论。

  坐在首座的秋元康拿下眼镜,揉捏着两眼之间的山根,适当的放松后再次戴上眼镜看着手里的成员名单。

  “秋元老师,果然还是生驹议员家的孩子更加适合担任center。”

  “唔,很不错,朴素感很强。”

  “秋元老师,我倒觉得生田家的那位还不错。”

  “生田家啊,是很不错呢。”

  “秋元老师,我觉得仲静树夏和白石麻衣两个人很合适。”

  “这两位啊。今野桑,这两位都已经接近完成品了,不符合乃木坂的定位与概念。”

  “但是她们两个目前在官网的人气遥遥领先于其他人。”

  “今野桑,你要知道。即使你用世界上最大的冰箱收集全世界的食材,也有做不成的料理。而用剩饭剩菜就能够做出大阪烧仿制品,想想就能做出来,这才是真理。”

  “生驹议员家的孩子不是很不错嘛,再适合不过了。”
sitemap